查看: 1|回复: 0

周年祭忆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1152

主题

1152

帖子

3478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3478
源码币
0
发表于 6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周年祭忆
  

  周年祭忆

  ——木兰莫愁

  

  

  父亲来电话了,嘱咐我回老家给姑娘烧周年的事。又说,等这以后,和你姑家的亲算是断了。说得坚决而又悲伤。

  姑娘是病逝的。头上的毛病。记得我接到信赶到医院的时候,她已经进入了昏,眼睁睁看着她,就几分钟时间,经历了生死两界。在世七十一载。

  姑娘在我父辈五人中行二,也是奶奶唯一的闺女。婆家和娘家距离五里路。她一生养育了五个孩子,二子仨女。

  姑娘走后,姑父及我们家族的人一直在讨论她为何生病为何走得那么急慌。我不明事由也不愿妄加评论。人已逝议何义?好在她走在奶奶的后头。不然,这娘俩与世离别时又凭添多少痛苦和难以瞑目地哀伤呢。

  在我五六岁的时候,在姑娘家住过一段时间。我隐约只记得和姑父到村头的古桥下钓鱼,看大人们到桥下的青石缝成桶成盆的逮黑鱼。前几年,姑娘回娘家,还说起我在她家住的时候发生的趣言趣事。引得我的父辈嫂子们晚辈们哈哈大笑。我已全然不记得那些话那些事了。

  二十多年前,我的两位表哥都跟我父亲学过木匠活。那时,大表哥还是刚二十的帅小伙。吃住在一起。我们家和奶奶住一起。也可能是这原因,经常见到姑娘到我们家里来。。

  后来,大表哥不来了。从此不来了。姑娘也不常来了。听大人说,大表哥坐牢了。时间是他结婚一年多后,儿子刚出世。坐牢的罪名是。的对象是本村一个腿脚有毛病的媳妇。做那事的时候,他还没有结婚。当时正逢“严打”,这牢一坐就是十五年。

  家里人把姑娘接来,给她宽宽心开导开导,也顺便骂骂那不长脸的外孙外甥。姑娘却说,她很感激那家告发儿子的人家,是在儿子结了婚生了孩子以后才告发的,如果是当时告发,儿子这辈子就彻底完了。家里人却很是担心,毕北京哪里医院看白癜风比较好竟才结婚一年多,又是那样的丑事,媳妇哪有不离婚改嫁的道理呢。于是就让姑娘做好抚养孙子的准备。

  出了家人的所料,大表嫂声称生是这家人死是这家鬼绝不离婚改嫁。但是,有一个条件,就是分家单过。于是,新盖的一大家人住的房子,给了表嫂。

  大表姐已经出嫁了。姑父姑娘和二表哥两个表姐又住回了破旧的老房子。我印象里,那房子连院墙都没有。

  到了二表哥结婚的时候,举全家之力,把老房子翻盖做了新房。又一次分家。因为大表嫂家的院子大,更重要的是有一间门脸房。于是,把大表嫂家的大门改了,在门脸房后面拉了道院墙,一家变两家。姑父姑娘和俩表姐就住在了这间门脸房里。大表嫂对此是否情愿不得而知。就是这间门脸房,二表姐在这发了嫁,姑娘在这发了丧,三表姐在这亡了命。

  听别人说过,也可以想象到,大表嫂是这个家庭里有功之人怨妇一个,家里人无法不对她深报敬畏之心。毕竟,做出那样的选择是需要勇气付出艰辛的。直至大表哥十五年后出狱,这十五年里,姑娘和大表嫂婆媳俩相处的到底是什么状况,我无从知道,但有两方面的事情是可以肯定的。

  一个是姑娘的孙子表嫂儿子的事。在孩子不懂事的时候,姑娘照料的多祖孙感情还好。到了上学年龄,表嫂便刻意不让来往了,后来竟教唆得孩子即使见了面,也不叫声爷爷奶奶,即便是后来考上了军事大学,成了成人。姑娘亡后,也以军事学校纪律严明为由没回家为奶奶送葬。

  另一个就是三表中医治疗白癜风的方法姐的死。三表姐大我一岁,离世时也就十五六岁。据说,因为一件家庭琐事,大表嫂和三表姐发生了口角。大表嫂享受敬畏惯了,加之多年忍辱负重培养出来的刻薄,转化成恶毒的语言全部泼洒在了表姐,一个纯朴柔顺的女孩身上。外加以拳脚。受此羞辱,三表姐回到门脸房喝了农。

  那时,大表哥还在狱中忏悔,并将继续忏悔。

  三表姐死后两年,大表姐也随之而去。大表姐离过一次婚。第二次的婚姻生活,主题就是挨打受骂。多次回娘家来不愿再走,多次又被父母苦口劝回。受辱的限度决堤了,大表姐上了吊。结果是,姑娘抚养了大表姐六七岁的女儿。这孩子现在也十七八了吧。在姑娘出殡那天,哭得最痛心也最让人心碎的就是她了。

  二表哥二表嫂对姑娘的感情也不那么尽如人意,不过我想,在姑娘的心里,比起上述的事情,这都不是问题的北京哪个医院治白癜风效果好问题了吧?可是,在外人的眼里,包括我们家族人的心里,二表哥二表嫂对姑娘的死难辞其咎。谁又真正明白呢?明白的人已经逝去。

  给姑娘送葬那天,天阴沉得含泪欲滴。做为姑娘娘家门的我的父辈们,一改往日温恭怕事的脾气,对他们的亲外甥我的俩表哥,义愤填膺义正词严地指责。当然,不是翻前尘旧帐。而是就丧葬过程中不合仪礼的地方,扩大化地表示不满。我的表哥,包括出狱后即便奶奶故去也不曾露面的大表哥,腰扎麻绳头顶孝帽双膝跪地泣不成声。这一幕,不知姑娘能否看到。

  有时,开车经过姑娘村口的那座古桥,不由地向埋葬姑娘的坟地望去,不由地想那坟是否有人迹所至是否荒草萋萋,不由地想她所历经一生的平凡与不易。。。。。。

    

 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